主页>R妙生活 >【重创之后╱三之一】暴风雨致百树倒319处土崩修复升旗山还安

【重创之后╱三之一】暴风雨致百树倒319处土崩修复升旗山还安

2020-06-13 | 文章出自:
【重创之后╱三之一】暴风雨致百树倒319处土崩修复升旗山还安【重创之后╱三之一】暴风雨致百树倒319处土崩修复升旗山还安【重创之后╱三之一】暴风雨致百树倒319处土崩修复升旗山还安【重创之后╱三之一】暴风雨致百树倒319处土崩修复升旗山还安【重创之后╱三之一】暴风雨致百树倒319处土崩修复升旗山还安【重创之后╱三之一】暴风雨致百树倒319处土崩修复升旗山还安【重创之后╱三之一】暴风雨致百树倒319处土崩修复升旗山还安【重创之后╱三之一】暴风雨致百树倒319处土崩修复升旗山还安

近年年杪雨季时,槟城子民每遇到连绵大雨,都会人心惶惶,唯恐哪里又会山崩、倒树或淹水。去年11月4日至5日发生的狂风豪雨,挟带丹瑞颱风的余威,让槟城饱受折腾。踏入今年10月份,雨季又来,正当槟城在地人心生阴影时,槟城垄尾米桶山路工程工地即发生夺命土崩事故,让槟城人再次感受到大自然反扑的威力。继槟城一连两年发生夺命土崩事故,加上去年经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大水灾后,各界是时候关注坐落于槟城最高点的升旗山、珍贵度百分百的乔治市古蹟区和海草床等在过去一年里如何自我修复,以及当地人在经历惨痛事故后,又採取了哪些防範措施。

晚上至翌日凌晨,可说是“升旗山不安之夜”。当晚,升旗山土鬆石落,山崩树倒,当局初时侦查到194个土崩处,但因后来的日子仍持续大雨,一些已湿软脆弱的土壤陆续塌下,最终获记录的土崩处竟高达319个。

回想起去年那一段磨人的日子,升旗山机构总经理石礼兴说,他第一眼看见山上惨况时,眼泪禁不住簌簌落下。

升旗山机构过去一年积极投入山坡修复与应灾培训工作,因此,该机构的紧急应对能力如今已更为成熟。只不过,去年的“伤”,至今仍未能完全复元。

“升旗山要恢复壮丽,仍需大家长时间的细心照护。”

他披露,升旗山机构已详细记录所有土崩处,包括地点、土崩的宽度与长度等,并优先抢修受损严重、附近有居民与游客出入的崩塌登山道。

修护稳定工程完成一半

经过绵密的侦查、测试、公开招标等过程,升旗山机构已展开4大山坡修护与稳定工程,并已完成约50%,另有9项较为小型的山坡稳定工程也已开始招标,并已进入报价阶段。

“在上述4大工程中,其中3项是山坡稳定工程,另一项是加强山体排水系统。其中2项山坡稳定工程位于山顶,最大的工程涉及约一公里长的土崩地段,另一项工程则是位于缆车中站。”

针对319个土崩处的修复进度如何的问题,他说,他无法以巴仙率来计算修复进度。

“不少土崩发生在偏僻处,所以不会影响游客与居民安全,也因此,当局会先搁置这些土崩地点的修复工程,好让它能自行修复。”

他指出,暂时搁置的意思是指先在土崩处种植合商的植物,或暂用防崩布、侵蚀控制网稳住土崩处,再按造每个土崩处的情况採取不同的处理方式。

“土崩规模较小处,我们希望能靠自然界的自我修复能力,有些土崩处过去一年已长植物。”

他说,比起平地的土木工程,山坡修复工作较繁杂,且需多面考量。“由于每个地方的土崩规模不同,因此,有些修复工程需时至少半年,有些需时一年。”

倒树扫毁下层植物 种长根树抓山土

狂风暴雨不但对升旗山造成严重破坏,使之损失至少上百棵树,同时,那一天一夜的风雨也令升旗山伤痕累累,复原路漫长。

石礼兴说,当天的暴风雨不仅把山上许多大树连根拔起,同时还对山体造成破坏。

“那些长在山坡上的大树被暴风雨刮倒后,就直接横扫直落,扫到下层的植物群,可说是破坏力惊人。由此可见,坡度高的山坡地段不太适合种植太高大的树木,否则,大树倒下时,势将对山体造成严重破坏。”

他说,在修复山坡的过程中,升旗山机构选择种植的树木首选根长且深,树根弯曲横生且能牢抓山土的树种,减少山泥流失并减低土崩风险。

升旗山是观景区,大部分山坡稳定工程不是採用水泥墙直接覆盖山壁,而是在已用土钉(Soil Nailing)稳固的山体表面种植合适的绿色植物。

“山坡稳定工程耗时,安装土钉前需测试土质,并计算山土的鬆软度与深度,同时还需安装一支支横向排水管,以排出山土内的积水。”

他估计在该机构正在落实的4大山坡稳定工程中,需要採用逾3000支以钢铁製成的土钉。

“尤其是缆车中站更因受损严重,加上它是缆车交接必经之地,所以特别以永久性的山坡稳定方式,即以水泥墙来修复。”

缆车铁轨受损 志工职员齐修葺

在“升旗山不安之夜”发生的风灾虽未酿成人命伤亡事件,但升旗山的运输命脉——缆车与缆车铁轨却因此受伤。

升旗山机构今年7月把灾后的51天复元历程集结成书,石礼兴说,这本名为《复元升旗山》的书籍记载了“槟榔”号(Pinang)缆车当时的受损情况,如挡风玻璃破裂、空调冷凝器盘管受损等等。

他披露,所幸“槟榔号(缆车)”没被伤及要害,否则若需从瑞士重新定制车厢,那幺,从打造到海运,预计需花一年半的时间。

“当初有人看到升旗山的受损情况后,还曾说升旗需关闭至少2年才能恢复服务。”

事发时,受损最严重的是缆车中站路段。他说,当时有块巨石直落铁轨上,加上其他泥沙、碎石的重量,缆车中站承受约400吨的撞击力,导致铁轨弯曲受损。

为恢复缆车服务,上百名志愿工作者及升旗山职员日夜清理缆车中站,并以钻孔机、大锤粉碎巨石,然后徒手把阻断缆车道的碎石泥沙移走。直到每根约400公斤的新铁轨成功接轨,修好的“槟榔号”于12月25日傍晚5时成功缓缓运行后,石礼兴心里的重担才卸一半。

多人口区土崩严重 老建筑物坚固没伤

石礼兴指出,当土崩树倒阻断所有登山车道时,最初几天,所有人只能靠徒步上下山,并送食物给困在山上的民众,还需一边开路一边观察,才能掌握整体土崩情况。

他发现,土崩最多且严重的地段是人口较多的地方。“例如许多山上别墅、建筑物聚集在上隧道路(Upper Tunnel Road)、山顶路(Summit Road)周遭,以致哪里的土崩情况也变得较严重。

当局展开的3项山坡稳定工程中,其中两项是在山顶的工程,即位于上隧道路和山顶路周遭。

根据当局观察,不少英殖民时代留下的别墅也曾发生土崩事件,但灾区的老建筑物却未出现倾斜或裂痕。

“这证明只要是依足标準作业程序兴建的房屋,质地非常坚固。而别墅周遭发生土崩事件,多是已开发并充作其他用途的地段,如能在这些地区种花种树,相信山土的稳固度也将因此加强。”

升旗山多年前也曾面对“非法农田开垦”的困扰。他说,离槟城最近的水灾,积水常夹杂大量黄土,可能与山上的非法开垦活动有关。

“蔬菜果树将导致斜坡山土鬆软,比起有大树扎根的泥土,这些山坡地的泥土更易随雨水冲入平地。”

他指出,升旗山机构未来有意指导农民进行正确的山坡种植工作,如推广梯田种植活动,盼藉此杜绝难以控制的非法开垦活动。

需51天恢复元气  仍严密检查缆车轨道

石礼兴披露,升旗山于11月4日骤然关闭至12月30日重新开放的过程,显示升旗山机构需要花至少51天的时间来恢复元气。

“缆车顺利运行后,升旗山机构仍频密检查缆车轨道,不放过在土崩震压过程中,任何可能出现的细小裂痕。”

他说,目前缆车铁轨状态良好,只是气候变幻莫测,当局需未雨绸缪,因此,当局过去一年都在逐步加强这道历史缆车道的稳固性。

“这就如有人大病初癒,仍需吃补加强身体根基般,而升旗山机构也比以往更重视缆车轨道的保养工作。”

5月推介山路书籍  介绍已维修好小径

升旗山仍在茁壮复元中。山上共有5大主要山路,分别是山顶路(Summit Road)、上隧道路( Upper Tunnel Road),下隧道路(Lower Tunnel Road)、高桥路(Viaduct Road)、Moniot路。

上述5条山道衔接着早年由英国人开闢的数条小径,而这些山道都是优美的自然步行道。但在去年11月,山顶路与上隧道路之间有大树倒下,破坏了刚在该年2月份完成的提升工程。

石礼兴说,小径E、F、I、J等都还在维修中,所以至今仍未开放。升旗山今年5月也推介了《与升旗山自然小径同行》一书,以介绍已维修完毕的小径A、B、C、D。

作为保护升旗山的官联机构,升旗山机构也珍惜山上一草一物,例如被锯下的断木,至今仍堆积在山道边,有待来日有适当用途时,再派上用场。

关键字: 土崩升旗山